官方微信

网贷点评网

-又一大雷:紫鑫药业6个奇葩问题,郭春林能任性多久?

yueyue 2019-6-27 13:52147

  医改持续发酵,机遇与挑战交融中,牵扯着一干药企的敏感神经。

  强力洗牌下,注重研发、硬核强大的企业价值在升腾;另一些华而不实的企业则露出真面目,甚至一不小心就被打回原形,成为众矢之的。伴随康美药业“假业绩”事件,监管层对药企财务的专项稽查,正在打开行业潘多拉。上述分化,有日益加强的态势。

  于是,问题不断的紫鑫药业进入舆论视野。细观之下,这位“话题王”疑影重重:收购猫腻、关联交易、频蹭概念、业绩变脸、财务危机,一个个敏感问题,似乎让人看到了另一个康美药业。会不会又是一个行业大雷?作为一家高科技企业,为何吃相如此难看?郭春林、封有顺摩擦投资者、监管层红线的底气又何在呢?

  “话题大王”紫鑫药业,又上了行业热搜。

  6月4日,财政部发布《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》。决定于2019年6月至7月,对77家药企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检工作。

  长长的企业名单中,紫鑫药业的名字显得格外耀眼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紫鑫药业”)成立于1998年5月,是一家集科研、开发、生产、销售、药用动植物种养殖为一体的高科技股份制企业。2007年3月,紫鑫药业在深交所成功上市,成为吉林省制药生产企业中的主力军。

  正是这家有着20多年行业沉淀的企业,近年一直处于舆论关注的核心区。不时曝出的种种猛料、奇葩事,刷新着外界认知,颇有“问题网红”的潜质。

  5亿收入疑云

  众所周知,最近的医药圈着实热闹。前有康美药业的“假业绩”事件,后有奥赛康、上海医药的天价销售费,如今紫鑫药业又来添乱了。

  一定意义上说,紫鑫药业这几年一直不算消停。早在2014年,紫鑫药业就曾因掩藏关联交易、自买自卖、虚增收入等,受到监管部门处罚。而在2018年末,引入国资的关键时刻,其又被外界爆出52亿存货、业绩暴增、疑似财务造假。

  面对媒体曝光、监管处罚,紫鑫药业似乎仍然任性。近日,亿元采购金问题,又引发了热议。

  作为一个农民家庭,满打满算,一年能挣多少钱?

  10万、50万、100万够多了吧。那如果有人说,一名自然人农户通过卖林下参,一年能收入1亿元、甚至5亿元,你相信吗?

  这样的奇葩事亦或天方夜谭,不但存在,还被一家上市企业大大方方的写到了年报里。

  紫鑫药业2018年报显示,2016年至2018年间,在紫鑫药业的农户供应商中,有10人年收入过亿,其中有4人超过5亿元。

  消息一出,可谓声惊四座。有业内人士朴侃道,紫鑫药业又来刷认知了。相比朴侃,更多的是汹涌而来的质疑声:这样的离谱收益,市场逻辑在哪里?收购价格是否合理,是否有关联交易,会不会如康美药业一样,在药材收购中存在种种玄机?

  2019年6月10日,紫鑫药业公布最新《年报问询函回复公告》。结合紫鑫药业最近三年的核心数据,一些端倪印证了上述质疑情绪,并非空穴来风。

  比如2018年,紫鑫药业前五大供应商全部是农户自然人,且均是林下参采购。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达5.45亿元,第二、三、四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是3.49亿元、2.95亿元、2.80亿元。而第五大供应商仅540万元。

  不过,这还不是最夸张的。

  来看2017年,紫鑫药业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5.80亿元、5.50亿元、3.50亿元、3.50亿元、1.73亿元,合计20.03亿元。

  再看2016年,第一名为5.91亿元,第二名仅22.61万元,第三名是一家公司客户,即康顺参业公司,金额5.81万元。

  如此高额高集中度的采购金,不免让人怀疑,紫鑫药业的交易是否存在关联性,在收购中是否也与康美药业一样存在某些玄机。

  在梳理其2016年至2018年所有消耗性生产资料数据后,人们又发现一个更奇葩信息:紫鑫药业收购林下参的种植年限类似,却出现收购价翻数倍的怪象。

  以紫鑫药业2016年报为了例,林下参种植年份敦化1号为6-8年,敦化2号为5-10年,集安1号为6-10年。可以看出,三者株龄年限相似。

  如果这三种植基地按面积计,每亩成本分别是5.07万、3.14万、46.57万。若按每株成本来计算,差别更加巨大,三者分别为9.24元、6.76元、138.46元。问题在于:5—10年的林下参株龄与6-10年的林下参株龄,仅差了一年的株龄,价格上竟相差十多倍。

  面对如此打脸的数据,一个行业大雷似乎已呼之欲出,真相究竟如何,时间会给出一个答案。

  相比上述疑问质疑,另一些确定的利空因素,也值得投资者、监管层考量。

  业绩一再变脸

  先来看紫鑫药业第三奇葩表现:业绩变脸。

  早在2018年10月26日,紫鑫药业披露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时,也许是心情大好,抢先预计了2018年净利润为3.9亿元至4.2亿元。

  由此,开始了一轮轮打脸行动。

  2019年1月29日,紫鑫药业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,第一次变脸:预计2018年净利润为 2.8至3亿元;

  2月28日,紫鑫药业第二次变脸:披露业绩快报,预计2018年净利润为2.81亿元。

  4月26日紫鑫药业第三次变脸:披露业绩快报修正公告,预计2018年净利润为 1.79亿元。

  而仅仅四天后,4月30日紫鑫药业第四次变脸:披露2018年年报,经审计,紫鑫药业实际净利润为1.74 亿元。

  不过,这还不算完。

  5月27日,因紫鑫药业在2018年业绩预告,和业绩快报中披露的净利润,与实际净利润差异较大,未能及时、准确履行披露义务,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。

  四次变脸,可谓慎之又慎,竟还是招致了监管函。这样的奇葩事,着实让人大跌眼镜,更加重了业界的质疑:紫鑫药业到底在玩什么花活?一再变脸的业绩之下,又有什么猫腻呢?

  通过一些关键数据,还是可以看出一些迹象。

  比如其第四个奇葩表现——低存货周转率问题。

  存货周转率

  有媒体报道,紫鑫药业的存货周转时长,连续三年稳居申万医药生物行业首位,连“存贷双高”的康美药业都望尘莫及。

  相关数据显示,调整前,康美药业有157亿元存货,74.96亿元库存商品,占比47.74%;调整后存货达352亿元,暴增了124%,库存商品增至253.2亿元,占比达71.77%。按康美药业当年营业成本148.75亿元计算,其还原后的存货周转时长为2.37年。

  而紫鑫药业的年报显示,2017年其营业成本为9.09亿元,存货为48.33亿元,存货周转时长为5.31年,比康美药业高了一倍多。

  这样的周转时长,在行业又是什么水平呢?

  实际上,中药行业存货周转普遍较快。wind数据显示,在2017年中药行业的上市公司中,云南白药存货周转时长为168天,天士力为74天,太极集团为141天,大量屯积驴皮的东阿阿胶也仅为462天。

  所谓没有对比,就没有伤害。紫鑫药业如此周转时长,短期内,魁首之位恐难被撼动。

  财务危机

  梳理完这些奇葩表现,再来看紫鑫药业,也许就能更好理解其面临的生存危机。

  突出表现,即在关键的财务数据。

  先来看货币资金,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,紫鑫药业货币资金分别为10.42亿元、8.67亿元、1.30亿元、0.25亿元,前后13个季度货币资金下降了97.58%。

  其中,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,紫鑫药业营业收入为13.24亿元,同比下降0.17%。但净利润1.74亿元,同比下降53%,呈暴跌趋势;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6亿元,同比下降56%。

  另外,从盈利能力看,公司的中成药产品毛利率63.39%,同比下降4.17%;人参系列产品毛利率66.51%,同比下降25.54%;其他产品毛利率36.58%,同比下降59.03%。

  更令人不安的是,2018年紫鑫药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-7.7亿元,同比减少42%,与净利润相比,差额巨大。且公司期末有3.7亿元的预付款余额,和上年同期相比,增加大约6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紫鑫药业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负,所以巨额预付款不是靠经营所得,而是靠借钱来维持。

  其中,公司短期借款余额28.97亿元,长期借款10.31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.19亿元,需偿还金融机构的款项超44亿元。

  这是什么概念呢?

  紫鑫药业2018年营收为13.24亿元,也就是说仅一年内非流动负债就超出了紫鑫药业的三倍全年营收。

  据此,有媒体表示,目前紫鑫药业仅能通过借新还旧、扩大借贷规模维持运转。

  值得强调的是,这种借东墙补西墙战略,即紫鑫药业的第五大奇葩行为,在2019年仍在延续。

  数据显示,一季度,其预付款余额已达10.2亿元,情况更加严重。

  控股股东爆仓

  雪上加霜的是,紫鑫药业资金承压的同时,控股股东财务状况也不乐观。

  有业内人士指出,自4月中旬股价创新高后,紫鑫药业面临大股东股权质押爆仓危机。

  紫鑫药业公告称,5月9日,公司控股股东康平公司,及其一致行动人仲维光,未能按照交易购回股票,相关质权人可能对康平公司与仲维光,已违约的股票进行平仓处理。

  数据显示,截止当日,康平公司及仲维光,持有公司股份合计563,853,791股,占公司股份总数的44.02%。其中,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563,853,759股,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9.99%,已拉响平仓警报。为此,控股股东计划被动减持3%股份,来应对质权人的平仓处理。

  实际上,资金紧张已使紫鑫药业控股股东举步维艰。为缓解局面,康平公司筹划项目投资合作,引进战略投资者增资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公司公告显示,2018年11月9日,东康平公司与峰岭大健康签署协议书,双方以共同成立的柳河顺驰医药大健康产业集团为项目主体,共同投资143亿元。

  峰岭大健康向顺驰医药大健康公司,注入不低于100亿元人民币的等值资产;康平公司向顺驰医药大健康公司注入不低于43亿元人民币等值资产。

  通过上述变动,紫鑫药业控股股东、实控人发生变更。康平公司持有紫鑫药业股份约2.4675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约19.27%;顺驰医药大健康公司持有紫鑫药业股份约2.562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约20%,成为公司控股股东。

  概念玩家?

  这次变动,具体效果还有待时间做答。

  虽然面对如此多的不确定性,紫鑫药业给外界的感觉似乎仍颇活跃,这也是其第六大奇葩表现:更似一位“概念玩家”。

  梳理其业务,从人参到基因测序,再到工业大麻,紫鑫药业紧贴市场、政策热度,一再延伸跨界业务,利用当下热门概念来刺激市场。

  有媒体报道,2010年,吉林省大力支持人参产业发展。同年,紫鑫药业开始投资人参产业,成立公司研发人参产品,斥资6.2 亿元采购人参原料,又融资10亿元建立生产基地。

  公司2010年年报显示,紫鑫药业的人参产品营收达33.59亿元,已超中成药产品的2.83亿元,其股价也从10元左右,上涨至30多元,涨幅高达200%。

  到2013年6月,正是基因测序概念火热之际,紫鑫药业开始与中科院合作开发基因测序仪。

  公司股价也出现上涨趋势,一年内从不到10元,上涨到接近15元,到2015年5月,其股价已超25元。

  但随着2018年下半年,基因测序行业出现政策、行业变动,公司骤然放缓发展脚步,致使2018年年底未达预期。

  因此,直到2019年,基因测序仪项目,都未对紫鑫药业的业绩作出贡献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有业内人士指出,从基因测序的实际业务发展看,其投资最大的是土地和房产,而非人才和技术。

  作为一家中药企业,在现金流捉襟见肘,没有专业研发和营销团队的形势下,竟投入巨资从事基因测序研究,其真正目的不免令人怀疑。

  不过,质疑从来不会影响任性的紫鑫药业。今年年初,紫鑫药业又蹭上了工业大麻的热度。

  2019年1月9日,紫鑫药业称,其荷兰全资子公司Fytagoras B.V.与吉林省农业科学院,合作开展工业大麻研发工作。

  紫鑫药业称,Fytagoras公司是欧洲境内为数不多的允许合法进行,工业大麻研究和开发的机构,具有20多年植物研究的丰富经验。

  今年4月,紫鑫药业发布公告称,设立吉林紫鑫汉麻研发公司,计划由其承接Fytagoras公司的研发成果,形成技术优势。

  由此,紫鑫药业的股价又开始飙升。从4.5元攀升至16元左右,涨幅超250%,创下2017年以来最高价。

  相比勃发的股价,最值注意的是,到目前为止,吉林省未开放工业大麻种植,紫鑫药业也未取得与工业大麻的相关资质。而且,除年初的合作协议与设立子公司外,紫鑫药业也未再披露工业大麻业务的进展。

  于是,工业大麻热度开始下降,紫鑫药业股价也开始了回落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今年工业大麻概念火热,寿仙谷、康恩贝等公司加速入场,但很多只是发公告而没有实质进展。目前这个板块已在降温,要在5月大麻种植季开始后,上市公司公布更多业务进度,才会有新行情。国内市场一直都存在热点炒作的现象,但是上市公司只蹭热点而没实质业务进展,就算短期内股价上涨,也会很快被打回原形。

  知名学者、新三板研究人士布娜新称,“好的企业主线是非常清晰的,炒作概念对企业的危害甚大,如果人员结构、未来战略、管理方针随时都在变,造成资源浪费、人员结构摇摆不定,企业的主营业务又怎么能搞好?”

  郭春林的底气与任性

  上述专家言论,可谓直戳紫鑫药业痛点。这种短视、激进的蹭热点行为,无疑给紫鑫药业带来负面冲击。上述一系列的财务数据危机即是力证。

  如何尽快摆脱这个尴尬现状,考验着当家人郭春林的格局和眼光。

  资料显示,郭春林,1979年出生,大学本科毕业,2008年6月至2011年11月,任进步网(北京)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。2012年1月,进入紫鑫药业,担任总经理助理。2013年5月,担任紫鑫药业总经理,2014年4月起,成为紫鑫药业董事长。

  遗憾的是,这位年轻董事长并没给我们带来多少惊喜,反而开启了紫鑫药业的持续奇葩表现。

  更遗憾的是,郭春林仍在持续此前的粗放打法。

  此前,郭春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紫鑫药业中成药和人参两大产业将齐头并进,同时加大力度进行推进基因测序产业布局,形成三足鼎立的产业布局。将以市场需求为导向,自主研发为基础,以药品、人参产品、及基因测序仪产品为核心,迎接大健康时代来临。

  从上述言论看,郭春林似乎并没意识到跨界业务带来的种种危机,也没有认真反思蹭热点行为的衍生风险。

  郭春林的任性,还不止于此。

  2019年4月,紫鑫药业收到深交所监管函。深交所认为,紫鑫药业的业绩变脸行为违反深交所《股票上市规则》中的相关规定,紫鑫药业董事长郭春林、时任董事兼总经理徐大庆、时任董事兼财务总监秦静未能恪尽职守、履行诚信勤勉义务,违反了相关规定,对紫鑫药业的违规行为负有重要责任。深交所要求紫鑫药业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,吸取教训,及时整改,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。

  上述措辞,可谓严厉。不过,郭春林的反馈态度——可谓任性。

  郭春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交易所给的监管函是提示性,不属于处罚,不需要财报进行重新整理,公司内部已对相关人员进行教育并处罚,下一步会加强业绩预计的审核工作。”

  深交所明明点名批评郭春林等对紫鑫药业的违规行为负有重要责任。同时,责令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,吸取教训,及时整改,杜绝上述问题。可从郭春林的上述言论中,体会不出其重视程度,一句不需要财报进行重新整理,更让问题避重就轻,何谈及时整改,杜绝上述问题呢?

  鉴于当家人的任性态度,更让外界对其未来的表现充满关注。

  突破困局

  放眼行业,一场深刻变革正在发酵。为改变我国医药业大而不强的现状,国家正加大对药企的整改力度,提质增效、以满足国人日益提升的就医需求。并且,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,“支持中医药事业传承创新发展”被再次列入重点工作。如何发展好中药产业,成为监管层的发力重点。

  随着一致性评价、带量采购的持续发酵,药企的紧迫感日盛,而康美药业事件,更让监管层坚定了大力整顿、去伪存真、刮骨疗伤的变革决心。

  在此背景下,行业的整体调性出现快速变化。

  以往一味追求规模、速度、利润,凭借几个热点、概念包装就粗暴收割市场的打法已过时,整个产业进入精耕细作、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。如何用品质产品、研发创新,加大市场话语权,呈现更多消费价值、投资价值成为各企业的核心要务。

  以此来观,紫鑫药业一再的奇葩表现、当家人郭春林的任性粗放打法,隐含着层层危机,更可能是一个潜在的行业大雷。如何尽快停止摩擦投资者、监管层底线,如何不重蹈康美药业的覆辙,如何选择“回头是岸”,铑财将持续关注。
0

我要评论